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我的父亲

“海钢的昨天与今天”征文比赛优秀奖作品欣赏

 

我的父亲

江少妙  

 

我的父亲于1958年从广东汕头来到海南参加海南钢铁公司的建设,今年85岁了,高高瘦瘦,头发花白稀稀拉拉,只剩下三四颗牙齿,脚上青筋暴露,每每和我们说起刚来时候的艰苦和现在海钢的辉煌,混浊的眼睛里充满了成就感和对海钢深深的情感。

父亲和母亲刚从汕头来的时候,住在老氧气厂旁边矿区钢铁厂,低矮破旧的瓦房,面临着石碌河,带着幼小的哥哥和姐姐。那时我还没出生,生活物资匮乏,肉、鱼、米等都要凭粮票才能购买,一个月都吃不上一顿肉。后来我出生了,家里生活更加困难了,父亲为了不让我们饿着,带着全家去开荒,种地瓜和一些瓜菜,带着我去河边抓鱼抓虾。往往是我在岸边跑,父亲在水里抓到鱼或虾就往岸上丢,我抓都抓不住,跑得很累,但是很快乐。

父亲刚来时分配到海南钢铁公司机修厂铸造车间做炉前工,工资才18元,我们想吃一个油饼都困难。那时他们30多名学徒工,本来要通过三年才能转正,父亲凭着吃苦耐劳、认真负责、无私奉献的精神干4个月就提前转正了,也只有一人提前转正。后来随着我长大了一些,父亲也升任了炉前工的班长。有时候父亲带着我去上班,把我放到一个安全的沙堆上,自己就去干活了,看着父亲在红红的高炉前指挥吊车倒铁水,指挥大家有条不紊地工作,我觉得父亲好伟大。父亲有时因为工艺问题或铸铁模具等问题致使整炉铁水全部报废而难过,为了查找问题解决问题,经常加班加点泡在工作岗位上摸索,从早上7点经常加班到晚上11点,周六周日也没休息,有时晚饭都没顾得上吃,又让叫去上班了。那时候母亲最怕跟父亲洗衣服,一洗又要浪费半块肥皂和好几盆水。经过不断的努力,父亲最终成为铸造行业的佼佼者,也带出了好几位出众的徒弟。

随着海钢的不断发展壮大,盖起了一栋栋新厂房,引进了新设备,盖起了一栋栋新的居民楼,铺设了新的道路,拉起了明亮的路灯,人们的生活也大大好转。不用凭票购买生活用品,交通工具也从自行车换成了摩托车、小汽车,农场适龄家属也给办理了退休金,石碌河也整治成了美丽的风景区。

我们几个子女也参加了工作,父亲也光荣退休了,哥哥接替父亲的班也进了机修厂工作,做修理工。父亲由于技术性强,工作认真负责,人品好,被机修厂返聘回去工作了10年,后来由于身体原因,彻底退休了。退休后,父亲时常回去看看机修厂现在怎么样了,每天必看晚上7点中央新闻。有段时间听说哥哥上班老迟到,吊儿郎当,他就经常到哥哥工作的岗位去查岗,教育我们几个子女,工作要好好干,不要加点班就计较。在父亲的教导和带动下,哥哥不再迟到,后来成为修理行业的佼佼者,主要表现在有一台设备修了1个多月没休好,后来哥哥用了一周时间就给修好了,还有一些小创新,如高炉的排烟处理,建议用火烧可以减少烟层,因此没过几年被聘为海南矿业的主管技师。而我也通过不断的学习和努力,能够做到根据需要设置相应的会计科目,设置利润指标明细表、生产成本表等六七张财务报表,方便取数与统计,能够独当一面,为海钢集团的发展壮大贡献着我的绵薄之力。

我爱我的父亲,虽然几十年来从未启齿。愿天下父母永远建康快乐,愿海钢集团的事业蒸蒸日上,愿伟大的祖国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友情链接:万利彩票注册  快赢彩票官网  永利彩票  聚富彩票注册  顺发彩票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