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访一位矿山开拓者手记

“海钢的昨天与今天”征文比赛三等奖作品欣赏

  

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访一位矿山开拓者手记

郭文莲

 

2014年冬,有幸去广州拜见了海南铁矿的早期建设者、副总工程师吴佑福同志。

那是一个正值冷空气南下,乌云缠绕、细雨霏霏的午后。我和沙姐从中山八路出发,由地铁换乘地铁,再转乘公交巴士,在广州城内外从地下到地上几经穿梭,终于在事先约定好的时间找到了吴老位于黄岐中村(属佛山市)的家。

走进大门一侧挂有“海南钢铁公司老干所”门牌的院落,一瞬间恍若回到了石碌矿区。那些刻着历史印痕的房子,那些似曾相识的树木,甚至院子里保安的风度,活脱就是原封不动从海南石碌迁移至广东黄岐中村的模样。

惊诧中,我们来到了吴老家的小院,走过一小段鹅卵石小径,一步就踏进了吴老家的客厅。像在石碌?分明就是在矿区某个职工的家里嘛,那房子里的布局、色调,让我又一次恍惚。吴老静坐在靠窗的沙发上,背后倚着垫子,见我们从海那边的铁矿而来,也只是欠了欠身子,简单跟我们打了个招呼,便顾自坐着了。吴老家阿姨非常热情,对我们的到来甚是感动,又是握我们的手,又是拍我们的肩,又是忙前忙后沏茶劝坐。谈话中,我们才了解到,吴老身体不太好,已经不能完整接受我们的访谈了,但阿姨热忱地表示,吴老的事她比吴老还清楚,她很愿意将吴老的一生从头到尾讲给我们听。

阿姨拿出一摞子厚厚的相册,一些珍存的文件、报纸,边翻给我们看,边将吴老光辉闪耀的一生娓娓向我们叙述。以下是我收集到的主要信息,但因时间所限,只能了解到大概,细节应该远比这些丰满动人。在我看来,吴老的一生足可以写成一部精彩绝伦的书。

1943年,年仅12岁的吴老遵从来自广东的父亲报效祖国的意愿,离开生活优渥的曼谷,与大他两岁的哥哥一起到香港读书。因二战影响,先后步行到广东潮安、广西桂林读公立中学(主要为解决食宿)。后随哥哥考取了西南联大机械专业,成为当时最小的学生。1945年,日本投降,随学校迁回北京,就读于清华大学。

1948年加入共青团民主联盟(地下党),常骑单车送信。后由党支部推荐,到东北军工部(时林彪负责)研究炮弹(拆美弹),因为懂英文,主要工作是研发炮弹和翻译英美1054流弹炮使用手册。研发炮弹成功,获一碗红烧肉奖励。

南方解放后,叶剑英负责南方,向毛主席要求两广懂广话的回南方工作。于是从东北走路到了江西赣州。

194910月广州解放,还没有人民币,赣州方面派吴老等7个兵4辆车于战火中押送人民币,一路时有阵亡战友,也只能草草掩埋后继续前行,几天几夜没睡觉,最终完成任务。到广州第二天,去军管会任工业调查科科长,接管广州火柴厂等大型工厂。

一日下午,去海边散步,发现急需机帆船过海解放海南岛,但船又贵又不好买,机械专业出身的吴老就想到用汽车发动机(当时有大量从地主处没收的汽车)改装船,既节约外汇又节约时间。因此应邀参加解放海南岛战斗,九死一生,由临高角登陆,19504月底攻陷榆林要塞,任军管会干部。

1953年,田独铁矿由中南军政委员会批准复工,吴老作为专业技术人员被调用,任计划科长,负责做复产计划、组织修复国民党炸坏的皮带机、卸矿机等生产设备以及组织生产。1956年底因石碌铁矿建设需要,来到石碌筹备石碌工程处。

历经解放、整顿队伍运动、肃反运动、打右派、双反运动、四清运动、文革等政治风云,吴老像许多知识分子一样未能置身于局外,1957年被打成右派、1979年摘帽,期间还因肾癌摘掉一只肾。

1982年,吴老任海南铁矿副总工程师,分管规划处,负责基建、矿建等工作,在广州、南海、珠海买地建房、建酒店,在石碌建东区大桥、家属区、学校等,直到1986年离休。

听着阿姨深情的回忆和条理清晰的叙述,跟着回顾吴老一生所走过的路,抬眼看看沙发上安然静坐的吴老,真是感慨万千,不禁对他肃然起敬。几十年,历经种种磨难和政治风云变换,依然初心不改,在祖国需要的时候,他不顾一切扑向祖国千疮百孔的怀抱;在祖国建设需要大量钢铁的时候,他甘愿扎根祖国最南端的矿山,尽自己所学所能,辛勤工作,默默奉献着他的青春、他的汗水、乃至他的一生。尤其那个到海边散步所遇,毅然参与解放海南岛的决定,明知道他的人生将转入截然不同的境地,却毫不犹豫,这在现在的许多人看来,是多么不可思议。然而,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这不就是当初离开曼谷时,父亲最为深沉的嘱托吗?

访谈结束,阿姨热情留我们吃饭,我们找了个理由推托了,对于两位八十多高龄的老者,我们已经打扰了太多。阿姨恋恋不舍地将我们送出家门,送出院门,一直送出大门。一路上,我们数次请求阿姨停下脚步,但阿姨执意要看着我们离开。在大门口,阿姨终于不再坚持往大马路上送了,却是久久地站着,含着热泪目送我们。我们回头,她还站在那里,向我们挥手,走几步我们再回首,阿姨依然站在那里,向我们挥手,满头银发在冬日的风中飞扬。数次后,我们终于狠了狠心,不再回头,流着泪迈开沉重的步子决然地离去。然而,阿姨的身影牢牢地刻进了我们的心中,无言感动,她是对铁矿怀有怎样深厚的感情,才会把我们当成娘家人,以如此眷恋如此不舍的目光为我们送行的啊。

其实,何止是吴老,在我们海南铁矿六十多年的建设史上,有多少像吴老一样,凭着满腔热血,把自己甚至家人的一生奉献给铁矿、奉献给祖国的建设者。他们的精神、他们的事迹早已深深烙入铁矿人的记忆中,也必将成为一种文化,永远融入矿山人的血脉,甚至成为某种基因,遗传给一代又一代的矿山人。就算有朝一日矿山被挖空,但铁矿精神不会空、铁矿文化不会空,而且必将永存!

正因为有许许多多像吴老这样的开拓者和建设者,凭着他们的精神和指引,海南铁矿才潇洒走过昨日的辉煌,正在创造今天的辉煌,也一定能够迎来明日的辉煌!

友情链接:聚富彩票注册  万利彩票注册  快赢彩票平台  万利彩票官网  永利彩票平台  

免责声明: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与本站立场无关,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告知,我们将做删除处理!